朝如青丝

所有人都妥帖漂亮,捱到新天地

【罗浮生X韩沉】《小满》23(生子)

23

罗浮生左手拍了拍刚才打架时候裤子蹭在地上的灰,弯下腰把箱子拎起来。


他走到对方领头人的身边,居高临下地看着在地上躺着的人,冷哼一声。


“想要钱,来找我罗浮生。 ”


韩沉拉着他的胳膊看看,皱眉道,“走,快去医院处理一下。”


罗浮生淡定地微笑,“没事,不疼。”


韩沉却不管他说了什么,直接拉着他就走。


二人走出大门,韩沉打开车门,让罗浮生上车,自己坐到驾驶室。发动车子狠踩油门,直奔医院。


谢南翔在这么短短几天时间连续遇见韩沉带着不同的人来医院,他有些奇怪。...

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! 提问:

有没有一个最让你尊敬的老师?我觉得现在这样的老师越来越少了,给我灌输代码的家伙都好冷漠T^T

朝如青丝 回答:

有哇,大学时候教我英语口译的老师,我很尊敬她,她讲课不古板,很有趣味性,而且她本人很厉害,参加过很多国际会议做同声传译,出版过译制小说,翻译了国外的一部文学著作。我毕业的时候送了她一本我大学时候写的小说,她送了我一本她的译制书,我们算是以书会友吧。所以印象非常深刻。

【罗浮生X韩沉】《小满》22(生子)

22


韩沉下午才到家,尤东东的情况稳定了,韩沉便帮着冯豆子一起把他送回来。看着他俩进了对门,韩沉掏出钥匙开自己家门锁。


一进门,就感到一阵穿堂风拂面而过,韩沉把门关上,换了拖鞋,走进客厅一看,电视开着,还在播动画片,声音打到了最低,罗浮生躺在沙发上,韩小满趴在他胸口,一大一小静静熟睡。窗户大开,风吹得白色纱帘飘摆不定。


怎么不关窗户,风这么大就睡在这里,也不怕着凉。韩沉心里吐槽了一句,轻手轻脚地关了窗户。


绕回沙发这边,看着沙发上两个人的睡颜,罗浮生一只手垫在脑后,一只手揽住韩小满,是保护的姿态,估计怕她掉下去。韩小满趴着...

【罗浮生X韩沉】《小满》21(生子)

21

冯豆子连滚带爬地从汽车站跑到仁华医院,一时也顾不上还有一帮凶神恶煞的讨债的在找他,尤东东最重要。


可到了病房门口,他又有点不敢进去了。


冯豆子在门口踌躇了片刻,突然被人重重地拍了下肩膀,直把他吓得一蹦三尺高。“嗷!谁啊!”


“是我!”


冯豆子定睛一看,是臭着一张脸的谢南翔,小谢医生从别的楼层查房回来,想来看看尤东东,正巧看到鬼鬼祟祟不敢进门的冯豆子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“你说你这人,要啥啥没有,干啥啥不行,东东那么好一人,跟着你真是白瞎了。”


冯豆子挺起胸膛,瞪着眼,“我再怎么没用,也是孩子他爹。倒...

55555555吹爆太太!!

这就是我心中的画面没错了,哭泣

太太是天使(´▽`ʃ♡ƪ)

Sofia Wilde:

送给 @朝如青丝 太太的《小满》

画图取得太太允许啦~谢谢太太,非常非常喜欢这篇文,是我的宝藏💗

没想到能看到这么温柔的浮沉故事qwq从发现这篇文起每天都很期待更新,更加对这对cp爱不释手>"<

真诚安利没看过的小伙伴去太太主页看一看


豆子在本文中不渣的(′゜ω。‵)

他只是犯了个错误,

他很爱东东的。

【罗浮生X韩沉】《小满》20(生子)

20


四菜一汤端上桌,韩沉打开电饭煲盛米饭,罗浮生摘了围裙,见韩小满吃葡萄吃得满手粘哒哒的,便抱着韩小满去洗手。


在洗手间里,韩小满踩在她的专属小凳子上,罗浮生站在她身后,按了一盎儿童洗手液,握住她的小手仔细地轻轻揉搓。


韩小满忽闪着长长的睫毛,看着罗浮生专注的侧脸,她小声问道,“你在追求爸爸吗?”

罗浮生闻言,诧异地看了看她,人小鬼大的古灵精!

“小满,如果有一天,让你叫我爸爸,你会愿意吗?”罗浮生问道。


韩小满认真地想了想,“如果你对爸爸很好,爸爸也喜欢你,他跟你在一起开心,那我就愿意。”


罗浮生...

【罗浮生X韩沉】《小满》19(生子)

19


罗浮生一回到龙城,就被董事局扣住开了几天会,罗氏家业当年从岚市迁到龙城,已经有很多人心存不满,罗浮生年纪轻轻坐上家主之位,身为罗暄嫡子固然名正言顺,在这帮争了一辈子斗了一辈子的老家伙眼里,到底难以服众。


那几年,罗浮生一边要费心思去打听韩沉的下落,一边要打压在外面兴风作浪的罗暄私生子,一边还要尽心竭力地把罗氏的实业发展起来,让这些人赚得盆满钵满,才不会闹事。罗浮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成长、成熟,变得强大,变得喜怒不形于色。

他在外人眼里终于成为了一个称职的当家人,只有他自己知道,这把交椅,坐得有多累。

罗浮生要去江城常驻,这件事在董事局眼里非同小可...

【罗浮生X韩沉】《小满》18(生子)

18

罗浮生从医院里出来,手里拿着一份文件。

打开车门,他把文件夹往副驾驶上一放,在车里点燃了一根烟。


那天在送韩小满到医院的路上,他心里便有强烈的直觉,怎么会那么巧,小满跟自己一样都是榛子过敏。天底下真有这样的巧合?韩小满的身世,是不是还有另一种可能?


把韩小满送进观察室之后,罗浮生从他的西装上拿下来一根韩小满的褐色长发。罗浮生盯着那头发看了一会儿,转身去了楼上的鉴证科。


私人医院的好处,便是花钱好办事,他砸了大价钱要求加急,医院果然隔了一天便把鉴定结果给到他。


韩小满真的是他的女儿。


罗浮生其实已经猜到了,但是直到拿到鉴定书,他心里才有了些实感。


但...

Saturday night

©朝如青丝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