朝如青丝

所有人都妥帖漂亮,捱到新天地

【罗浮生X韩沉】《小满》12(生子)

12

跑马场庄园,位于江城远郊,开车的话大约1个半小时车程,何夕想着今天多是户外活动,便不再穿裙子,换了一身休闲运动装,头发束了个马尾,很利落干练。她亲自开车来接走了韩小满,一路上准备了好些吃的喝的,何夕的车后座上摆了个卡通玩偶,一只憨憨的猴子抱着个大芒果,十分柔软可爱,小满一上车就爱不释手地揉着那个玩偶,摆弄了好一会儿。

何夕一路上时不时问她渴不渴饿不饿,韩小满刚在家吃完早饭,一点也不饿,所以也不贪嘴。途经高速休息站的时候,何夕领她下来去洗手间,本来何夕想抱她,韩小满说,“姨姨不用抱我了,我自己能走。”

何夕一愣,心想这个年纪的孩子最喜欢大人抱着了,不用自己走路都可开心了,小满怎么还不让抱,难道是不喜欢我?

韩小满迈着小短腿从车上蹦下来,何夕有点忐忑,蹲下来看着她,“小满,你不喜欢姨姨吗?”

韩小满仰头看着她,有点疑惑,“我没有不喜欢姨姨。”

何夕说,“我看小满可喜欢你爸爸和小叔叔抱你了。”

“嗯,”韩小满点点头,答道,“可是爸爸有时候很累,还一直抱着我,上次差点从楼梯上摔下来,我不想爸爸这么辛苦,我要养成自己走路的习惯。而且姨姨你看上去也很瘦,我怕你抱不动我,我可能有点沉。”韩小满有点不好意思。

何夕讶异于这个孩子的敏感和懂事,她想了想,不再强求。何夕站起来,牵着小姑娘的手一起去洗手间。


到跑马场庄园的时候,都十点了。何夕刚停下车,手机响了,何夕接起来,对面是Lisa的声音,“夕夕,你们到哪儿了?”

“刚到,马上进去。你们在哪里?”何夕解开安全带。

“这边地方太大了,你在停车场等我,我过去接你。”

“行。”何夕挂了电话,看车后座的韩小满,还在揪着那个猴子玩偶傻乐。

何夕陪她玩了一会儿,Lisa很快就到了,领着她们进去。


这里被命名为跑马场庄园,是因为过去真的是个跑马场,长年驯养马匹,时常举办马赛,也就是赌马。

后来赌马被取缔,这里的大片空地就被荒废了。

近年才被一个香港富豪相中,在这片区域建起了庄园,保留跑马场地,另外还做了种种绿化和基础设施建设,俨然成为了一个顶级度假庄园。

但是位置实在又远又偏僻,因而也没有人知道此地竟然别有洞天。

所以便找上了广告公司,广告公司一合计,又去找到晟心娱乐,想合作拍一个宣传片。


罗浮生是除了何开心之外的第二大股东,今天两个大股东都在现场,工作人员是笑也不敢笑,闹也不敢闹,一个个都步履匆匆,尽量让自己忙活起来,想着在老板面前好好表现一下。


照例还是先化妆、做造型,韩小满穿着藕粉色纱裙,头发披散着,戴了一个鲜花编织的头冠。天气正好,阳光充足,小花仙子在葡萄架下的秋千上荡啊荡啊,在葡萄架之间跑啊跳啊,她随意发挥,就很有画面感。


中间转场到室内,休息时间,何开心说想谈点事,把何夕叫走了。何夕原本有些不放心小满,何开心说,“现场这么多人,都围着她呢,能出什么事?”


韩小满坐在天鹅绒缎面的钢琴凳上,晃荡着两条腿,跟裙子同色系的小皮鞋一尘不染。


黑沉沉的钢琴在她面前是个庞然大物,她坐在那里,很好奇地把琴盖掀了起来,短短胖胖的手指试探着按压了几下黑白相间的琴键,听到了叮叮咚咚的声响,她惊奇地睁大眼睛。


一个男人在矮凳的另一边坐下,韩小满转头,罗浮生淡淡地笑着看她,“喜欢钢琴?”

韩小满见着这个男人,有种天然的亲近,不然上次也不会第一次见他就去抱他的腿。小孩子都是喜欢谁就腻着谁,没什么其它理由。

韩小满有点惊喜地看着他,点点头。

罗浮生抬手,流畅的音符从他手上倾泻而出,他的侧脸沐浴在阳光里,像一个真正的王子。

罗浮生算是豪门出身,罗夫人又是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,家教极严,小时候为了练琴,罗浮生没少挨手板。他庆幸着多年没碰过琴还能记得起一些旋律,弹琴让他不可抑制地想到了母亲,想到了当年的罗家,也同样坐拥这样的豪宅庄园。

罗浮生想起在父亲偌大的藏书室里,在鳞次栉比的一排排书架的某个角落里,偷偷跟林远接吻。


他想得出了神,手指也停了下来。韩小满拉了拉他的衣袖,像是在问他怎么不弹了。

罗浮生转头看着她,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面,有韩沉的影子。罗浮生笑了,问到,“你想学钢琴吗?”


韩小满点点头,罗浮生握着韩小满的手,从最简单的音符教起。两个人其乐融融的和谐氛围,让经过的工作人员不时驻足远望。


跟妆的造型师拿着化妆箱过来,本打算给韩小满补个妆,看到罗浮生坐在那里,一时不敢上前,只好在旁边跟Lisa边聊天边等。

“罗总长得忒好看,气质比咱公司的流量小爱豆好多了。” 

“是啊,我发现最近遇见的素人,颜值都超级高,你看小满,小仙女一个,那天她小叔叔送她过来,虽说穿得跟只花孔雀似的,但是脸是真帅。后来见着小满她爸,嗬!用何夕的话来说就是神仙下凡,腿有那么长——”Lisa比划了一下,“笔直笔直的,瘦高个儿,宽肩窄腰的,身材简直了。长得也超级有味道,俗话说美人在骨不再皮,骨相好真是难得。这一家子都什么基因啊……”


韩小满学得很快,她完整地弹出了罗浮生教的一小节旋律,开心地拍手,罗浮生被她逗的笑了起来。

韩小满玩了一会儿,肚子咕咕叫,十分不见外地跟罗浮生说,“叔叔,我饿了。”

片场备着好多点心和饮料,以防没有时间吃饭的时候大家垫一垫肚子。又因为有大股东全程在场,因而这些点心的规格都提升了不少,罗浮生一把抱起韩小满,把她带到休息区放食物的桌边,“想吃什么?”

韩小满挑花了眼,瞥到一个榛子蛋糕,眼睛瞬间亮了起来。

爸爸不让吃的榛子蛋糕哎,好想吃。韩小满吮着手指,天人交战。

罗浮生把她手指从她嘴里抽出来,“不要把手放嘴巴里,手上细菌很多,会生病。”

韩小满用手指了指那个精致的榛子蛋糕,“想吃那个。”


罗浮生一手端着蛋糕,一手抱着小满,到沙发上坐下。


韩小满喜滋滋地捧着蛋糕,吃之前不忘记先给罗浮生挖了一勺让他吃,罗浮生道,“谢谢你,不过叔叔不爱吃这个。” 

韩小满开心地吃起来,罗浮生看着她,不时给她擦擦嘴。

罗浮生想起来上次在试镜那天,韩小满嚷着要喝奶茶韩沉不允许,这次特地让人准备了些鲜榨果汁,用保鲜杯装着。罗浮生转身给她倒了杯橙汁,再坐到她身边儿,罗浮生觉得不对劲。


韩小满从脖子开始泛红,起了一片红疙瘩。她还沉浸在美味蛋糕里,一无所觉。


罗浮生一把抓住韩小满吃蛋糕的手,他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,“小满,你榛子过敏?”


TBC

激动ing,生哥快发现了!


评论(100)
热度(555)
©朝如青丝 | Powered by LOFTER